代表夺命书生倾城剑

2020年09月19日 • 中医诊断 • 阅读 0

寒风吹着,吹走最后一丝余温。天气阴沉沉的,刚下过雨,还是雾蒙蒙的一片,那丝丝凉意仿佛从脚传到头,再从嘴里呼出来化成满口的雾气。街上行人很

寒风吹着,吹走最后一丝余温。天气阴沉沉的,刚下过雨,还是雾蒙蒙的一片,那丝丝凉意仿佛从脚传到头,再从嘴里呼出来化成满口的雾气。

街上行人很少,这种时候,很明显不适合外出。原本繁华的大街上只有几个行人,行色匆匆,紧缩着脖子,慌里慌张的往家赶。也有几个乞丐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可怜兮兮的拿着一个破了口的碗,吃着刚刚讨回来的冷饭。

大街中央是一个卖豆腐的老头,佝偻着背,瘦骨嶙峋,仿佛风一吹就倒。“豆腐,卖豆腐喽,新鲜的豆腐。”吆喝声很大,引得乞丐们纷纷侧目,老头继续走着,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种时候,也只有穷人和无家可归之人才会在大街上逗留。但这样说也不正确,一个冷峻的黑衣人从街头走到街角,冷峻的面孔,就如今天的天气。转过街角,黑衣人便不见了。

乞丐群中却有人动了起来。年龄较大的乞丐说道:“他来了,你们做好准备。”

年轻的乞丐吹了一声暗哨,乞丐从四面八方涌来。年轻乞丐一声令下,全都消失不见。

卖豆腐的老头笑了笑,露出两颗泛黄的牙。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天又开始飘雨了。冷冷的雨有规律的敲打着房檐,那声音就像是一曲短笛声。

莫小莫摇摇头,大摇大摆的走进一家客栈。

印象中,莫小莫很讨厌这种天气。阴沉沉的,连喝酒的兴趣都没了。

和外面不同,客栈里面却是人声沸腾。莫小莫苦笑了一声,用他高分贝的声音大喊道:“莫小莫来了,你们静一下。”

众人一愣,纷纷问道,莫小莫是谁?

莫小莫笑道:“莫小莫就是我,我就是莫小莫。”

众人石化,老板娘扭摆着腰肢过来了。

莫小莫笑道:“美丽的老板娘,您能不能给我安排一间安静的上房?”

老板娘一笑道:“客官你也知道,这种天气哪还有什么上房,不过雅间倒是有一间,不知客官有没有兴趣?”

莫小莫笑道:“听名字雅间比上房要高雅,为何上房没了,雅间却有?”

老板娘咯咯一笑,众人也大笑。

莫小莫摇摇头道:“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老板娘道:“这天下能住得起雅间的只有客官一人。”

莫小莫笑道:“原来我这么尊贵,早知道我应该多去骗吃骗喝。”

老板娘笑道:“或者,你只能在小店尊贵。”

莫小莫大笑道:“不知是哪位贵人这么慷慨。”

老板娘大笑道:“当然是我,这家客栈我才说了算,不管你多有钱。”

莫小莫点点头,目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又摇摇头:“但凡这种情况,我好像只有一个选择。”

老板娘眼珠一转,这才细细打量起莫小莫。

一身旧的发白,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长衫。头发披散,脸上似乎还残余着胭脂的痕迹。

老板娘笑道:“客官是先用餐,还是先去休息?”

莫小莫低头想了一会,道:“当然是先休息,好长时间没洗澡了,估计小三子又长大了。”

说到这,莫小莫一下子笑了。

老板娘扭着腰,缓步向前走,不一会,就把莫小莫带到了雅间。莫小莫看了看雅间,笑道:“这么豪华的地方住我一个真是可惜了,看样子像是个女子的闺房,莫非老板娘还给我准备了温香软玉?”

老板娘扑哧一笑道:“以客官看,小女子如何?”

莫小莫道:“好是好,就是心机太重了些。老板娘,莫非你想陪着我洗澡?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可以将就一下。”

老板娘的俏脸一红,一甩头,一跺脚,快步跑了出去。

莫小莫笑看着老板娘的背影,笑意却逐渐加深。

浴室是温泉,豪华的可以和皇家的温泉相媲美。在这样的地方,有这样一个豪华的温泉,真是一件诡异的事。但莫小莫并没有怀疑,相反,还很高兴。

洗完澡,莫小莫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肚子饿了。莫小莫笑着拍拍肚子道:“看来我是疏忽你了,看来为了你我不得不出去了。”

莫小莫出来的时候,发现人都不见了。包括那个店小二,还有年轻貌美的老板娘,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莫小莫却不在意,他径自走到一个桌子旁边,悠哉的坐下来。刚刚做好的饭菜还冒着热气,香气扑鼻而来,让本来就饥饿不堪的莫小莫更加饥饿。

莫小莫笑着拿起一个酱鸡翅,边吃边赞叹:“芙蓉楼的鸡翅就是好吃,油而不腻,香而不乏,有劲道,有脆头,这才是人间极品。”

“鸡翅好吃可还是鸡翅,人怎么能像鸡翅一样呢?”一个人影从二楼跳下来。灰布衣裳,粗犷豪放,是个标准的关东汉子。

莫小莫说道:“可惜,有的人还真不如鸡翅。”

大汉眼中寒光一闪,莫小莫笑着说道:“还没说姓名就想发脾气,这不太礼貌吧。”

大汉眯着眼,左手紧紧地扣着腰间的刀,似乎随时都准备着迎战。

莫小莫依旧在那吃着,好像这个世界上除了鸡翅外没有让他感兴趣的人事了。

大汉道:“你知道我是谁?”

莫小莫道:“当然不知道。你以为我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说到这,莫小莫突然笑了,像是发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

大汉道:“你为何发笑?”

莫小莫道:“我突然知道你是谁了,只是一个死了的人到这来有点突兀,我笑笑缓缓神罢了。”

听到这句话,一般人都会生气,但这个人的反应却并不是如此。他大笑两声,道:“这天下也就是你能看出我是个死人,其实这个年头死人和活人有什么区别呢?”

莫小莫道:“区别大了,比如说,有人要来杀你了,而不是杀我。”

一个黑衣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那门本来是关着的,甚至关的很紧,但黑衣人就这么走进来,好像那扇门本来就认识他一样。

黑衣人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杀他的?”

莫小莫道:“难道是来杀我的?”

黑衣人道:“不是,我只是来取一样东西。”

莫小莫皱着眉头道:“什么东西?听着很有兴趣。”

黑衣人道:“一把剑,倾城剑。”

莫小莫不语,大汉突然叫起来:“倾城剑,夺命书生?”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莫小莫道:“夺命书生倾城剑?”

黑衣人笑了,嘴角微微上扬,大汉看着却有点吃惊。一个不爱笑的人突然笑了,这说明了什么?

莫小莫道:“夺命书生在这?”

黑衣人道:“当然,我已经接到消息,夺命书生今天来到这。夺命书生,倾城剑,虽然谁也没见过他,但我知道他肯定会在这家客栈歇脚,所以我来了。”他好像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胸脯有些起伏。

莫小莫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会在这歇脚?”

黑衣人刚想答话,一个轻快的女声插了进来。

“那是因为这家客栈叫六方来客”

莫小莫抬眼看了一下来人,现下最流行的流云髻,金红色的步摇摇摇晃晃的随着胸脯起伏。雪白的酥胸在淡青色的轻纱下若隐若现,青翠的夹衫盖不住雪白的肌肤,长裙盖住脚踝却独独露出一双小脚,还有脚上的铁铃,叮叮铃铃的清脆动听。

三个男人的呼吸均一窒。

那女子娇笑道:“小女子温丝丝,拜见各位大侠。”

莫小莫笑着说道:“好美的名字,丝丝,莫非你就是那盘丝洞的美丽妖精?”

温丝丝娇笑道:“你看我像妖精?”

莫小莫笑道:“莫非你不是?如果你不是妖精,怎么能猜得到夺命书生的心思?”

温丝丝娇笑道:“你错了,其实这些都是朱五五告诉我的。”

莫小莫问道:“朱五五是谁?”

大汉道:“朱五五是我,但我不认识温丝丝。”

温丝丝笑道:“你当然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这就够了,不是吗?”

朱五五笑道:“看来,我们都是为了倾城剑来的,这样的话,我们之中谁是夺命书生?”

这话说完,三个人的目光都投向莫小莫。莫小莫苦笑一声道:“你看我这么而2010年只占8.2%。考虑到能源消费结构转变的复杂性寒酸,像是有绝世宝贝的样子吗?再说我手里也没有夺命扇,也没有倾城剑,看我干什么?”

莫小莫刚刚说完,一阵歌声传来,粗犷的声音在狭小的客栈里分外清晰。

从门口传来一阵冷风,众人向门口看去。一个破衣破帽的人走了进来,一把拐杖,一个破碗,像极了讨饭的老叫花。

温丝丝道:“老人家,这么冷的天您老还卖唱啊。”就是认识了我们朱骏

老人头也没抬,径直向莫小莫这边走来。黑衣人和朱五五都为他让路,来到桌子旁边,老人拿起一个鸡翅便吃了起来。

“这芙蓉楼的鸡翅就是好吃,油而不腻,香而不乏,有劲道,有脆头,这才是人间极品。”

莫小莫笑道:“没想到今天倒是遇见了知己。”

老人抬眼看了一眼莫小莫说道:“我认识你。”

莫小莫道:“您认识我?”

老人道:“我当然认识你,你总去芙蓉楼混吃混喝,连我这个老叫花都看不下去了,怎么不认得你?”

莫小莫咳嗽了一声,脸上有些微红。

老人浑浊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冷光。“没想到,传说中的花七也来了。”

黑衣人眼中冷光一闪,道:“你知道我?”

老人边吃边说道:“我当然知道你,花七,花家的七子,师从逍遥剑的传人冷逍遥。”

黑衣人道:“你是谁?”

老人没有答话,一首歌却出现了,老人还在那吃着,歌声却围绕在众人的周围。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黑衣人寒光一闪道:“你是唱三山?”

老人大笑道:“不愧是冷逍遥的弟子,竟然还知道老夫的名号。”

莫小莫道:“这首《梦天》可是极尽夸张之色,想必老前辈的结义兄弟也来了吧。”

老人哈哈大笑道:“你真是个妙人,我喜欢,我喜欢。”说罢,他一拍手,一个瘦削的老人走了进来,佝偻着背,瘦骨嶙峋,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黑衣人眼睛一缩,竟是街上那个卖豆腐的老头。

温丝丝道:“都道唱三山和九点烟不分不离,传说果然不错。”

九点烟点点头,冲着温丝丝一笑,露出两排熏黄了的牙齿,道:“谁家的闺女,长得这么俊?”

温丝丝妖媚的一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四四五五六六的,还成了数字了?”

朱五五道:“可惜没有六六。”

温丝丝道:“这家客栈不就是六方来客吗?”

朱五五点点头道:“可惜没有一一,二二,八八,不然倒真是全了。”

温丝丝一笑,眼睛有些妖媚的盯着莫小莫看。

莫小莫笑道:“我就是莫小莫,不是二二,也不是八八,更不是一一。”

温丝丝笑道:“好像没人说你不是莫小莫,只是莫小莫也可以是两个人。”

莫小莫苦笑道:“这么漂亮的女娃为什么说话这么毒辣呢?”

温丝丝道:“因为我知道你是谁。”

莫小莫道:“我是谁?”

温丝丝笑道:“你当然是莫小莫,难道你不是?”

莫小莫放下鸡翅,笑道:“我就是莫小莫。”

唱三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放下鸡翅,闪光的眼睛看着莫小莫道:“你还是夺命书生。”

莫小莫苦笑道:“我不是,我说了我不是,你们为什么不信?”

九点烟哈哈一笑,快速的拉着唱三山远离。

花七和朱五五也退到一边。温丝丝娇笑着转身上楼,“你们先来,到迫不得已我才会出手。”

众人不理,纷纷拿出武器。

唱三山双手合十,双目紧闭,九点烟和唱三山背靠背。刺耳的歌声发出。整个客栈里都是些莫名其妙的音符,尖锐刺耳,如同深夜凄厉的鬼叫声。莫小莫屏住呼吸,双膝盘起,两手一上一下相互旋转,一阵蓝光发出。发出的内力部分用于抵挡唱三山和九点烟的歌声,另一部分抵挡花七的剑气。

花七的剑芒越来越强,明眼人都知道他已经用了十成功力。唱三山和九点烟双手相对,身体快速旋转着向莫小莫飞来。莫小莫突然动了,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动的,但他的身体的确在动。

干燥的空气中,因为剧烈的摩擦产生阵阵火花,身体的快速旋转就像是置身在一个七彩的漩涡里。

不知什么时候朱五五也加了进来。四个对一个,莫小莫对付的有点勉强。

温丝丝在楼上娇笑着说道:“四个打一个,传出去不怕人家笑话?”

楼底下的人一怔,唱三山笑道:“丫头放心,外人不会知道的。”

温丝丝笑道:“那我呢?”

九点烟脸色一变。

朱五五道:“你不是来找夺命书生的?”

温丝丝道:“我是来找倾城剑的,但我不是来找夺命书生的。”

花七道:“有区别吗?”

温丝丝的脸突然变了,一张俊脸笑得有些变形,看的莫小莫一阵皱眉。

温丝丝道:“我才是夺命书生。”轻飘飘一句话却让这些人都停止动作。

莫小莫道:“我就说过,我不是夺命书生。”

唱三山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温丝丝笑道:“我没有让你们相信,我知道自己是谁就行了。”

莫小莫道:“你没有发现,有人把这座客栈全都包围了吗?”

温丝丝笑道:“当然发现了,但是知道我身份的人都得死,所以……”

莫小莫一手扶额道:“不是说了不开杀戒了吗?”

温丝丝突然怒了:“我是不想开杀戒,你看这些人们,还是江湖上德高望重之辈,他们做的什么勾当?挂着羊头卖狗肉,顶着一张仁义的脸皮活在这个世上,背地里却是一肚子的鸡鸣狗盗。就像今天,我本来只是休息一下就走,谁知有这么多埋伏,不就是为了倾城剑吗?一把倾城剑,倒是照出这么些嘴脸。”

莫小莫无奈的摇头。

剩下的四个人却不说话了。

温丝丝道:“一个是丐帮帮主,一个是长江十二总瓢把子,一个是武林盟主之子,一个是人人敬仰的大英雄,这些不也埋伏到这了吗?难道这就是师父说的江湖?”

共 688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从一开始就给人设下了悬念——夺命书生倾城剑:这该是怎样的一个人,怎样的一把剑?六方客栈里,高手云集,皆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终于认识了夺命书生,也看见了倾城剑,可是却与他们心下暗自揣测的大相径庭。这就是江湖。这就是你只能加入却无法离开的生活。小说以一次聚会为背景,描述了几个不同的武林人物,故事情节环环相扣,高潮迭起,险象环生,让人欲罢不能。。【:上官欢儿】【江山部 精品推荐01101 07】

1楼文友: 19:25:0 作者是个非常会设置悬念的人,从一开始就给人设下了悬念——夺命书生倾城剑:这该是怎样的一个人,怎样的一把剑?六方客栈里,高手云集,皆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终于认识了夺命书生,也看见了倾城剑,谜底终于揭开了,却与他们心下暗自揣测的大相径庭——夺命书生倾城剑竟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更让人惊奇的是,名为书生的却是个女子,而倾城剑却代表了一个男人。这该是怎样异彩纷呈的江湖呢?江湖很精彩,江湖也很无奈,不同的人才能有不同的感受。小说以一次聚会为背景,描述了几个不同的武林人物,故事情节环环相扣,高潮迭起,险象环生,让人欲罢不能。好文欣赏了,问好朋友!



平顶山看白癜风去哪里
茂名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淮南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