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的小孩子连续不见了

2020年03月29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0

村上的小孩子连续不见了,崔成云他们在最初的一个月里,还都被蒙在鼓里。这一天,黄从丕来到小会议室里,神秘兮兮地对崔成云说:“崔中队长,您知道吗

村上的小孩子连续不见了,崔成云他们在最初的一个月里,还都被蒙在鼓里。这一天,黄从丕来到小会议室里,神秘兮兮地对崔成云说:“崔中队长,您知道吗?我们中队许多人家在套购口粮呢!”崔成云莫名其妙,问道:“怎么个套购法啊?”“我的中队长,这你还不知道吗?这也叫新闻年年有,今年格外新呢。村上不少人家都把小孩子送到外面吃饱饭去了,孩子的口粮食堂里还照常发给。您说,这叫不叫吃套购呀?”

崔成云说:“有这么回事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哎呀,我的中队长!您是领导人,他们要套购口粮,哪能让您知道呢?不仅小孩子送出去吃饱饭,口粮还照发了,连死了的人也照发了饭票呢!董成树的阿妈最近您看见了吗?她大概死了一个礼拜了,也不报告,也不埋葬,还放在后面茅缸屋里的。食堂里口粮还是发给了他。”

崔成云听了,大惊道:“有这么回事吗?你去把程上锦给我叫来,我倒问问他,他这个管理员是怎么管理的!”于是,程上锦被叫到了小会议室里,立刻被训斥了一顿。程上锦马上跑到食堂里,找到吴先利,火冒三丈地吼道:“我们赶快去检查,看什么人这样大胆,居然敢套购口粮!”于是,他和吴先利立即到村上挨家挨户地核对起现存人口来。

他俩经过两天的核对,果然核对出了“问题”。全中队发饭票的人口是267人,他们核对的数字,只有248人。竟然少掉了19人!恰好第二天就是发饭票的时候,这19人的饭票立即被扣掉了。董成树因为死了母亲没有汇报,被罚着扣了他家一个人五天的饭票。这十九个人的饭票被扣的中午,却有十二个被认为不存在的人,来到小会议室里,说明了自己还活着,当时也补发了饭票。

这个数字报到崔成云面前,竟然使崔成云张口结舌起来!怎么?我们五百五十多人口的中队,现在只有这几个人了?吴先利说:“崔中队长啊,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您怎么还不知道呢?本来的五百多人,死的死,跑的跑了,早就只有二百来人了呢。”崔成云说:“你这么说,我们实际的人口数字与上报的数字,要少三百多人哪?”“唔!不然的话,就配这点口粮,我们怎么玩得转啊?”聪明的吴先利,没有说“现在只配二三两了,我们自己不仅要干饭吃饱,还要弄些粮食回家赡养家里人。这样的动用,需要多少人配给的口粮啊?不这么汇报人口,哪里来的粮食?”崔成云当然明白,也就没再说什么。

由于社会上“病人”、死人繁多,政治宣传总是说现在流行着浮肿病、急痧子,还说血吸虫病也在流行,因为这些流行性病,才造成了繁多的病人与死人。于是,国家大张旗鼓地开展着血吸虫病的普查工作。为了普查吸血虫病,这一天,公社医院派了两个年轻人到东圩中队来收集社员们的大便。

吃午饭的时候,这两个年轻人拿着铁皮做的广播筒子满村大嚷:“打糊的时候,把屎带来!任何人都交;谁要是不交,谁就打不到糊!”他们反反复复地满村嚷着。众多的打糊的人,不理解打糊为什么还要带着屎,竟都没有带,因此,都被艾德发挡在了食堂门口,一定要交了屎包,才让进去打糊。

人们并不知道血吸虫为何物,更不知道自己屙的屎与血吸虫病有什么关系。当然不知道打糊的时候一定要把屎带来的原因。有人甚至猜想,难道我们偷吃过不许吃的东西,要拿屎去做对证不成?有些曾经偷吃过胡萝卜的人,更加胆战心惊。人们被挡在了食堂门口,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崔成云却叫走了艾德发,这样,人们才一窝蜂地涌进食堂里去了。

崔成云见艾德发正在对来打糊的人耀武扬威,便把他叫进小会议室里来。他语气严肃地说:“小艾,我要和你说个事。我们中队应该是550人的数子,可是现在只剩了240多的实际人口了。我们汇报的一直都是五百二三十人,人口数字相差太大。现在公社医院来搞血防检查,要求每人交一份大便。要是按照实际人口数交去了,那不就是露了我们上报人口的漏洞了么?为了做得不露马脚,你要想办法搞到500份左右的大便交给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圆了我们上报的人口数字。你和小吴他们商量一下,看用什么办法能行。”

艾德发听了,并没有立刻去找吴先利他们去,而是搁心里说:本来叫这些东西(这是他对社员们惯来的称呼)交自己的大便都难得很了,现在却要交足500份,那可怎么行呢?可是,不按老崔说的做,这人口的漏洞确实也不好弥补。他默默地想了好一会儿,对崔成云说:“这个问题,我看还得用饭票才能摆得平。我得先叫小吴造个花名册来,按花名册把名字写好在每张纸片上,谁送一份大便来,就给一张纸片。等他把纸片栓到大便上去后,就发给他一分饭票的补助。医生要说的话,就说大家都不识字,只好这样做。用这个办法,收他个五百来份,我看,会不成问题。”

崔成云听了,也思考了一会儿,笑吟吟地说:“小艾,你也算会动脑筋了!是啊,遇到问题应该学会动脑筋呢。你这个办法很好。小吴他们汇报的人口500多人并没有错,我们也是说的这么个数字。不然,我们不仅粮食玩不转,对上面也不好交代。关于人口的事,今后不管对什么人都要保守秘密。我们几个人要统一口径,就说我们是5 0多个人口。这也是我们工作的方法与策略。你告诉吴先利、程上锦他们,我们都要统一口径啊!”

艾德发听了,见自己主张得到了崔成云的欣赏,喜形于色,郑重地点点头,又站了一会儿,说:“这我知道。我早就知道我们上报的人口和实际人口的数字了。这几年死的人确实是比活的人还多。哼!我就不懂这鬼医院要查什么鸟吸血虫病,我看纯粹是在给我们找麻烦!”说完,兴冲冲地找吴先利去了。

艾德发来到食堂里,告诉还在打中午糊的人说,下午凡是带来屎包的人,每一份补助一分饭票。傍晚,来打糊的人,都带着用纸包着的大便。他们用稻草系着纸包,拎在手上。吴先利把事先写好名字的小纸片拿在手里,人们交来屎包,每份给一张,叫交屎包的人系到屎包上去,同时,发给一分饭票。这样,果然效果不凡,有的老人、孩子一人交上了六、七份。三年级的学生鲁小春竟然不惜撕掉了一个练习本,整整包了16份。时辰不大,吴先利和在场的医生们,就收到了517份屎包。后来,还有人带着屎包来,吴先利竟不管了。说已经收满了,不再给补助了。

公社医院来的医生们,见有这么好的成效,对东圩中队的特别办法非常满意。他们由衷地体会到,搞血防调查,也应该要有基层领导的重视呢。

共 24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不过在那特殊的难以温饱年代,以这种方式套取或套购国家粮食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看来好大喜功的症结过去就有,上报的粮食数目不够,只好降低农民的粮食分配标准。所以饥饿是那个年代最大的难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生存,老百姓也不顾自尊,不顾颜面,甚至有冒犯律法的事,在现在看来也是很能理解的了。推荐欣赏!【编辑;迦南】

1 楼 文友: 201 -10-17 12:20:25 原来的标题像纪实,既按小说,我就擅自将标题改成适宜于小说的标题了,老师,请海涵。,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0-17 20:04:20 迦南老师,是饭票,不是粮票啊!

2 楼 文友: 201 -10-17 14: 9:5 迦南老师,费心了。改就改吧。可是,这么一改,就显得文不对题了!怎么办呢?读者朋友们,你们只好原谅了啊,这是编辑老师改的,您就别管题目,认真地读下去吧 这是一篇非常严肃的文章呢!

 楼 文友: 201 -10-17 16:05:02 我感觉没有文不对题,题目要精炼。是文章的精华,但是不能一下子就看出来文章要说什么。作者喜欢用题目揭示内容,虽然但到目的了,但是不适合做文章的标题,显得繁琐。为了尊重作者的意见,也为了文章的完美,大家商议结果,把原来的标题做为副标题,后改的仍然作为文章标题。力争做 完美 之举

回复  楼 文友: 201 -10-17 19:46:24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谢谢点评!

4 楼 文友: 201 -10-17 22:12:54 这是一篇反映当时(60年代)农村的事情,涉及当时的粮食紧缺,还有弄虚作假的官僚作风。

题目只要紧扣主题就好。

5 楼 文友: 201 -10-18 08:29:4 一段凝重的历史,往事不能不回首!看此文的感觉,对不知道那段历史的人来说,脸上是笑;对了解那段历史的人来说,眼里滚落的是泪珠!

回复5 楼 文友: 201 -10-19 14: 4: 0 你算读到了文章的真实内涵,谢谢您!

6 楼 文友: 201 -10-19 08:59:59 艾德发听了,见自己主张得到了崔成云的欣赏,喜形于色,郑重地点点头,又站了一会儿,说: 这我知道。我早就知道我们上报的人口和实际人口的数字了。这几年死的人确实是比活的人还多。欣赏佳作。问好!

回复6 楼 文友: 201 -10-19 14: 5:55 感谢您的鼓励,谢谢您的阅读。

7 楼 文友: 2014-0 -21 22:56:25 你的文章很好我希望你人也是很好可以吗退行性骨关节病如何治疗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有几种郑州治疗癫痫病方法

血瘀会不会痛经
西宁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邯郸男科治疗费用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