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神枪泣血第七百七十三章净瓶杨柳

2020年09月17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神枪泣血 第七百七十三章 净瓶杨柳净瓶杨柳是为佛门至高无上的法宝之一,没有人知道净瓶杨柳的来历,哪怕是佛国也不知这净瓶杨柳之来历,传说

神枪泣血 第七百七十三章 净瓶杨柳

净瓶杨柳是为佛门至高无上的法宝之一,没有人知道净瓶杨柳的来历,哪怕是佛国也不知这净瓶杨柳之来历,传说这是西天净土佛主之下佛门三圣之一的观音菩萨的法宝,拥有着无上的法力,杨柳柔顺,象征观世间菩萨恒顺众生慈悲救度。

古佛经文之中便是这般记载:“观音菩萨,诸法自在,手中净瓶,随念应化而有,岂同凡夫用物,各处索求耶?如一净瓶须向外求,则千手观音,千手千物,又何能一一说其来处也。”

佛国之中一直有着一个传说,净瓶杨柳是那比神界更高一层次的西方极乐净土坠落凡尘的佛器,它的意义在于教化众生,普度众生。

西方极乐净土之中有三尊圣人,他们的地位仅此佛祖,观音菩萨又称观自在菩萨是为三尊圣人之中的一尊。

观世音菩萨是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辅弼,她的根本道场,是西方极乐净土。观世音菩萨是西方极乐世界位居补处的大菩萨。

净瓶杨柳便是出自这位观自在菩萨之手。

其余不详。

佛国号称三千世界,其实只占据一颗古老的生命古星是为一国,仅仅一星却依然能够屹立在星光璀璨的星辰大海之中,佛门弟子遍布整个宇宙,主张和平共处,与那地下角斗场一般,少有人敢于其对抗。

水莲漪的师傅是佛国之中的杨柳菩萨的关门弟子,与其他佛国的佛法大成者不同,杨柳菩萨虽有自己的道场,却从未收过任何弟子。就连那记名弟子都没有。

尽管如此,她依然开放道场,言法传道,普度众生,令无数的修行者受益无穷。尽管他们不被杨柳菩萨所认可为弟子,但是这些闻道者们却以杨柳菩萨的弟子自居,使得杨柳菩萨声名远播。

尽管没有其他菩萨那般弟子遍布纵横,却没有人敢轻视她,肆意的去挑衅她。

三十年前,一个大事件引发了整个佛国的关注。

一天。杨柳菩萨正在道场言法传道,忽而杨柳菩萨停顿了下来,她抬起手掐指捏印,若有所感,脸上泛起了笑容。对着众生道: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

说完之后,杨柳菩萨便消失在了道场,留下了一片摸不着头脑的闻道者。

数日之后,杨柳菩萨回来了,她带回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赐名水莲漪,并且宣布水莲漪为她的关门弟子。而且还是俗家弟子,无须被佛国所限制,严守佛国法规。

偌大的佛国。菩萨之位者屈指可数,杨柳菩萨修为通天,这一件事情所造成的轰动可想而知,佛国佛主对此却没有任何的说法,而且还送来贺礼,甚至亲临杨柳菩萨的道场。为杨柳菩萨主持完整个入门仪式。

天下佛法大成者皆来观礼,那场面之浩大可想而知。

入门仪式过后。杨柳菩萨便带着水莲漪回到了弱水神朝,随后便不再有关于杨柳菩萨的音讯。

三十三年之后。杨柳菩萨这才回归佛国,有心人将三十三年与这佛国唯有三十三位菩萨相互联系起来,引发了无数的话题。

杨柳菩萨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她如同往常一样每到特定的时间她便会开放道场,言法传道,有些闻道者们惊异的发现,杨柳菩萨的道法似乎更加的精深了,心中暗自惊异,这三十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水莲漪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便备受整个弱水神朝的关注,弱水神朝的帝皇一生之中只娶一妻,帝妃的来历众人皆知,她便是杨柳菩萨众多的闻道者之一,曾受到杨柳菩萨的单独传道,习得杨柳枝药法,精通一身药法神术,以拯救众生于疾苦为己任,一心向佛。

弱水神朝因此获得不少的美名,而帝皇更是因此得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对于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是疼爱有加,放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水莲漪可谓是整个弱水神朝最璀璨的一颗星辰,神朝女神之首,当之无愧,无人能够反驳,这是整个弱水神朝的共识。

这也使得无数的大势力们对水莲漪都产生了想法,得水莲漪者得天下,不仅仅是弱水神朝的大势力,其他的神朝皇室弟子无一不垂涎水莲漪。

一天,突然传来消息称一个被遗忘的古地,有一颗生命古星重现于世,名为永恒古星。

水莲漪正在修行杨柳菩萨传于她的妙法莲华经,内心忽而一颤,心有所感,好似那永恒二字颤动了她的心一般,使得她心血来潮主动请缨前来永恒古星。

一开始帝皇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那传说之中十分邪异的万法之源永恒古星涉险,奈譬如油漆味道;还有些人是接触性皮炎何水莲漪盘出了杨柳菩萨,帝皇在万般无奈之下,唯有让水莲漪前往,而且帝妃也同意了此事,帝皇便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挡,甚至请懂了眼前的这位老者移驾保护水莲漪的周全。

或许除了水莲漪那高深莫测的师父之外,无论谁都没有想到,水莲漪这才来到永恒古星没多久,永恒之塔便破碎,镇守宇宙万界时空节点的永恒之塔破碎了,瞬间将整个路程拉长了不知道多少倍,以至于后续的力量无法快速的到达永恒古星。

水莲漪身份高贵,修为强霸却不像别的势力的年轻一辈那般的张扬,这是跟水莲漪一起前来的强者们较为舒心的一点,可以说所有外星域势力之中,最为低调的莫过于这将根据地放在水家的弱水神朝了。

在后续部队没有前来之前,水莲漪面前的这位老人已经下了严令约束自己,莫要过于招摇,因为他们是最低调的也是前头部队势力最弱的。

由于水莲漪的因素,他们前头部队的势力不过百人。这或许也是他们现如今与水家虚与委蛇的原因之一。

“莲儿,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这不仅仅关乎兰绝尘性命的问题,关乎炎兰帝国的存亡,甚至整个永恒古星的问题。而且还关乎我们整个弱水神朝,你是帝君的独女,是为弱水神朝的皇女,这种事情不可儿戏呀,孩子。”老叟哭笑不得的劝说道。

问水莲漪什么是爱,她不知道;问她到底喜不喜欢兰绝尘。昌平中午一度进入“夜间模式”她也不知道;问她今后的打算,她直说顺其自然便是。

水莲漪突然搞这么一出,简直就像是小孩子闹脾气,跟家里人赌气一般。

水莲漪环视众人,将所有人的神情尽收眼底。缓缓开口道:“当我唤出净瓶杨柳,洒落甘露水救活兰绝尘的时候,他和我一声的因果便已经牵连在了一起,这是不可逆转的。你们也不要太小看兰绝尘了,你们都把永恒古星看得太简单了,先不说为何永恒之塔会一直屹立于这个生命古星,也不说仙踪林之中那几尊堪比神灵的神兽,仅仅这个永恒古星的另一个古名葬神。就够人耐人寻味的。”

“葬神?”老叟惊呼,目光闪烁沉思,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其他的修行者则是愣了。他们不知道这永恒古星的古名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莲儿,你是如何得知这永恒古星的古名为葬神的?”老叟沉思片刻之后沉声道。

“我曾在佛国的一本典籍之中看到过一位得道高僧对永恒古星的评语,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永恒葬神我曾经问过我的师父杨柳菩萨,说出我心中的想法,我师父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有言语。但是。我觉得我师父已经给了我心中想要的肯定答案。这一个没落至此的生命古星能够出现一个兰绝尘,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水莲漪淡淡道。

老叟细细嚼着水莲漪的每一句话。满是皱纹的脸都快拧成一朵菊花了。

许久之后,老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抬头仰望天穹。

“唉……弱水神朝出了你这样的丫头不知道是福是祸啊,要乱了,看来真的是要乱了。”

“老祖宗,不是要乱了,而是已经乱了,天地人三宫的出现是将乱的引子,而永恒之塔破碎是霍乱已经来临。”水莲漪应声道,声音平淡如水,仿佛不管自己的事情一般。

“莲儿,那么你可以告诉老祖宗,这水家你打算怎么处理?”老叟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

水莲漪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难得的俏皮,轻启红唇道:“老祖宗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老叟愣了一下,猛的拍了拍自己的头,随后哈哈大笑道:“是了是了,是老祖宗我糊涂了,后生可畏吾衰矣呀现在可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咯。”

说完之后,老叟便带人离去,似乎想开了一般,心情十分的愉快,就连他身边的那些强者们都能够感觉到老叟那喜悦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老祖宗,你这是为何如此的高兴?”一位强者突然大胆的问道。

其他弱水神朝的强者们瞬间都竖起耳朵,这一位老友把他们的心声都问出来了。

“福祸相依,祸乱来临,何尝不是一个大世降临,不管是谁或许都能够因此更上一层楼,甚至飞升神界也说不定,我这把老骨头或许还能够在我的大道之上再往前走几步,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老叟转过头缓缓开口道。

弱水神朝的强者们听到老叟的话之后,全都愣在了当场,老叟还要往前迈开几步,那岂不是要成神?

“呵……”

弱水神朝的强者们相互对视,都露出了苦笑。

水莲漪目送了老叟他们离开之后,花了几秒钟使自己的心境再度平稳下来,左手依旧托着净瓶杨柳,右手捏着无畏印。

水莲漪刚刚闭上双眼之时,却又猛地睁开了双眸,神光湛湛,朝着兰绝尘的外公外婆潜修之地望去,几秒钟之后,露出了理所应当的神情,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

“勉勉强强,一举突破到玄神行者,也不算太浪费我那十滴甘露水。”

说着,水莲漪抬起头,看向乌云汇聚的天穹,感觉着那暴虐的天地灵气和天威,竟然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这白痴究竟是干什么其他缺德事,让苍天如此的暴怒。”

水世界的天穹发生了如此的异变,让一只意犹未尽的人们尽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有人渡劫?回事谁呢?该不会是渡初神劫吧,这天劫的天威似乎很弱的样子。”

“奇了怪了,不知道是谁在渡劫,竟然感受不到渡劫之人的位置。”

“该不会这天劫也在找渡劫之人吧?”

“……”

众人望着变得阴沉沉的天空议论纷纷。

一处院子。

兰绝尘盘腿而坐,双手抱印,悬浮于空,身后道树若隐若现,无尽的树根扎入虚空之中,不停的摇荡,道树的叶子如同一颗颗星辰一般,闪烁着璀璨的光芒,光华绚烂,耀眼夺目。

“这甘露水当真是如此的神异?竟然让这小子直接跨开好几步,冲击玄神行者的境界?”兰逸惊疑不定道。

先前泣血向他们解释了净瓶杨柳的来历以及甘露水的神效,想不到这么快就见效了,这也让他们不禁担心不已,害怕甘露水揠苗助长,对兰绝尘未来的道路弊大于利。

兰逸的话便是水若仙他们的心声,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泣血。

泣血哑然一笑,对着众人道:

“放心吧,没有谁能够比我们更清楚他的情况,赶紧找个地方给他渡劫才是,这个小世界显然不合适。”

“不合适?怎么会不合适?从水世界被建立以来,所有的水家强者都是在水世界之中渡劫,他们甚至从外界跑回来渡劫。”外公不解道。

“别把兰绝尘当成普通的修行者,他属于特殊情况,水家的瞒天大阵瞒不了多久的,到时候上头那位降怒下来,并不是水世界其他修行者能够承受得了的。”泣血苦笑道。

水若仙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兰绝尘却猛地睁开了双眸,神光湛湛,缓缓开口道:

“还不够。”

说着,在众人费解的目光之中,兰绝尘腾空飞起,朝着劫云飞去,对着爬满雷蛇的劫云张开嘴。

“看,那是兰绝尘”

“兰绝尘?他要干什么?”

“他,他,他该不会是要吞了这天劫吧?”

“……”未完待续

...



桂林妇科医院哪家好
开利空调维修报价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