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英雄信条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夜幕下的罪恶

2020年08月14日 • 中医新闻 • 阅读 0

英雄信条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夜幕下的罪恶唐顿和夏萝走出酒店,才发现今晚的伦敦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长街上,到处都是穿着新衣服的市民

英雄信条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夜幕下的罪恶

唐顿和夏萝走出酒店,才发现今晚的伦敦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长街上,到处都是穿着新衣服的市民,在享受着祭典的欢乐。

咻!

一枚烟花拖着红色的尾巴升上了天空,随后砰的一声,炸开成绚烂的花朵,照的伦敦五光十色,笑声盎然。

将要持续半个月的仲夏夜祭典开始了,从今天起,伦敦宵禁,市民可以肆意的畅玩。

仆人们都很有眼色,看到主人和贤狼出游,自然不敢打扰,部下们准备跟上,可是他们的种族太鲜明,一上大街,绝对被认出来。

“别操心了,主人还用咱们保护?”

蒂森把众人撵了回去。

“南大街最热闹,不过那是平民去的地方,贵族老爷们一般都是去西城区!”

随便拦了一辆马车,两个人刚坐上去,车夫就开始喋喋不休的介绍。

“随便转转吧。”

夏萝无所谓。

“去南大街!”

尽管早就是万人仰望的国王之手,但是唐顿的习惯还没改回来,他还是想去平民们多的地方玩乐。

马蹄声阵阵,长街两侧,摆满了地摊,有吃的、有玩的,孩子们绕着疯跑,不过是几个铜板,便能换回一辈子的幸福回忆。

“孩子们的幸福,好简单呀!”

贤狼感慨。

“喏!”

唐顿将一个棉花糖递给了夏萝。

“谢谢!”

夏萝接过,漫步在街头,欣赏着美丽的夜景。

一袭亚麻布色的长裙和短衫,遮不住贤狼的异族风情,路过的男人们频繁地投来视线,还有一些混混们凑了过来,故意挤碰,他们没什么恶意,就是想沾一些便宜。

啪!

唐顿抓住了一个家伙的肩膀。

“你……”

“滚!”

混混还没说完,唐顿口吐神言。他们的精神便猛地一震,下意识的走开了。

不一会儿,唐顿就拎了大包小包,贤狼说。这些东西只有拎在手中,才能享受到购物的快乐。

“和我逛街会不会很累?”

夏萝转身,双手背在腰后,倒着走,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迷离一片。

“不会!”

唐顿摇头,嘴角溢出了一抹笑容。

“那就继续!”

夏萝加快了脚步。

射箭、扎草人、捞金鱼,贤狼玩的不亦乐乎,唐顿陪着笑,但是眉头却蹙了起来,以他的感知,早发现几个男人鬼鬼祟祟的跟了上来。

“玛勒逼!”

唐顿不想美妙的时光被打扰,准备收拾他们,没办法,要不是天使和亡灵出现。会引起骚动,他也不用亲自出手。

夏萝摇了摇头,跑向了一个卖面具的摊子,甩下唐顿。

“嗯?”

唐顿本来要追上去,可是又放慢了速度。

“怎么了?”

荷玛不解。

“夏萝猜到了我的想法,但是不让我收拾那些混蛋,还故意拉远了距离,分明是要给对方接近她的机会。”

唐顿剥了一颗太妃糖,丢进嘴里。

“什么意思?”

荷玛没明白。

“所以我要配合她呀,夏萝想彻底清除这些坏蛋。不然他们还会骚扰别人的。”

唐顿装作欣赏夜景,左右观望,果然,有两个人顺着人潮。快步走向了夏萝,其他的则越过唐顿,散布在他和贤狼之间,准备拦截。

“这是来自东方大陆的丝绸。”

一个手臂上挎着篮子的妇女瞅准机会,接近了贤狼,推销着她的货物。“上面洒了最名贵的香水,不信你闻闻。”

夏萝只是轻嗅了一下,便晕了过去。

“客人,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送你回去休息!”

妇人顺手扶住了贤狼,附近的一些路人看了过来,不过注意到妇人满脸关切的表情,以为她们认识,便不再关注。

妇人显然是个魔能者,力量很大,轻松地驾着夏萝拐进了旁边漆黑的街巷中。

“夏萝?”

唐顿装作惶急的样子追逐,几个男人果然推搡着其他路人,堵了上来,一时间人潮拥挤。

接连走了几条街巷,几个人才停下来。

“哈哈,一个狼女,这下发财了。”

一个有着三角眼的男人看着夏萝美丽的容颜,忍不住伸出粗糙的大手去摸。

“滚,拿开你的脏手。”

妇人一把拍开了三角眼的手背,不满的呵斥着,“这个狼女显然能卖一个大价钱,你弄脏了,谁负责?

“嘁,要我说,以主人的习惯,肯定把这个狼女留下来自己享受,玩腻了才会卖掉。”

三角眼很不忿。

“那你们也不能动!”

妇人看了看四周,“不等他们了,咱们先走。”

很快,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在了街巷中,几个人忙不迭的把夏萝装车,做了一个大单,今晚上可以休息了。

半小时后,马车抵达了码头,因为仲夏祭的到来,最近工作的人少,大晚上黑漆漆的,寂静无比。

对过暗号后,一行人进了仓库。

“这么多?”

看着仓库中有几十个女孩,从五、六岁到十七、八岁不等,正被帮着手脚捂着嘴丢在地上,妇人吓了一跳。

“哈哈,祭典嘛,热闹,人多,好下手。”

带头的是个独眼龙,正抓着一个女孩,恣意地玩弄对方的胸部,留下了青紫的抓痕。

旁边的角落里丢着一个昏过去的女人,脑袋被打破了不说,全身赤~裸,满是伤痕,已经被这些人贩子蹂躏的不承人样了。

“你们注意点影响,弄死了,少买很多钱!”

妇人提醒。

“又带回了什么货色?让咱们看看!”

独眼龙脱掉了裤子,一把扯掉女孩的裙子,正要作恶,突然看到妇人把贤狼抱下车。一双眼睛直接瞪圆了。

“哈哈,真有你们的!”

独眼龙大笑着,推开女孩,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

“别碰她!”

妇人警告。

“我知道!”

独眼龙吞着口水。心痒难耐。

女孩爬了起来,哭泣着逃跑,因为被殴打过,脚步踉跄,跌到好几次。惹得一帮恶棍哈哈大笑。

女孩冲到了铁门前,可是以她的力气根本打不开,哭喊着救命,声音也传不出去。

“死心吧!”

三角眼靠近,扯住了女孩的头发拖了回来。

“进了这里,就别妄想离开了!”

独角龙讥讽。

“是,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一个电视节目说我们国内的打铜技艺渐渐失传p>突兀响起的声音,让众人一惊,拔刀声四起。

“谁?”

独眼龙眼睛一眯。

轰!

铁门被踹开了,唐顿看着仓库内的一切。神色越来越冷。

“杀了他!”

独眼龙一声令下,十几个魔能者冲锋,围杀唐顿,一个壮汉速度最快,冲到唐顿身前,狞笑着,战斧高举,狠狠地劈下。

“去死!”

呼!

战斧破风。

唐顿不闪不避,握紧了拳头,朝着壮汉轰出。

砰!

壮汉的肚子中拳。一层层肉~浪荡开,跟着滚翻出去。

这是一群杂鱼,唐顿一句神言便能秒杀他们,可是恶棍们犯下的罪恶。让他不出手,完全无法发泄掉心中的愤怒。

咔嚓!咔嚓!

唐顿抓住恶棍们的胳膊,硬生生的撕扯了下来,还踢断了他们的腿骨,肋骨,一时间鲜血乱溅。骨折声不绝于耳。

吼!

恶棍们放出了魔仆,几头比猛犸巨象还要巨大的魔兽出现,朝着唐顿咆哮,呼吸中,还带着死亡的味道。

唐顿回头,双眼怒瞪。

呜呜呜!

原本扑击过来的猛兽顿时四足发力,使劲扣住了地面,留下了几条抓痕,它们看着唐顿,缩起了脖子,就像遇到猛兽的病猫,转身便跑。

这一幕让恶棍们目瞪口呆。

“你是谁?”

独眼龙询问,心中生出了浓浓的忌惮,妇人却是脑子最活络,左手背在身后,捏碎了传送晶石,要逃离这里去报信。

金色的龙枪骤然乍现,朝着妇人攒射,刺穿了手脚,将她钉在地上。

啊!

妇人惨叫,“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小子,英雄不是这么当的,你再不离开,我保证你活不过明天早晨。”

独眼龙桀桀怪笑着,消失在原地。

“啊,我想起来了,他是唐顿!”

一个去过英雄殿的小弟认出了唐顿。

“什么糖顿?还盐顿呢!”

三角眼恶狠狠地盯着唐顿,“待会儿把他杀了喂狗。”

“是那个德兰克福的唐顿呀,北方第一将星。”小弟要急死了,“该死,怎么怎么惹到他了?不,我不是骂您!”

“在英雄回廊中晋升传奇?并且征召了神仆的那个?”

“打爆了施坦威家族继承人的那一重庆和上海早已试点房产税。因为房产税是地方税个?”

“那种大人物不是应该去贵族去玩乐吗?怎么会出现在平民区?”

一帮恶棍傻眼了,他们这里最厉害的独眼龙,也不过是屠龙,人家则是传奇,不,别说传奇,就是权杖,也足以让他们仰望了。

隐身潜伏到唐顿身后,正要发起攻击的独眼龙呆住了,高举的弯刀,怎么都砍不下去。

“嗯?不偷袭了吗?”

唐顿反问。

当啷,手臂颤抖的独眼龙抓不住武器,掉在了地上,他火急火燎的后退逃跑,可还是太晚了。

唐顿右拳像旁边一震。

砰!

一枚堪比犀牛大小的魔能重拳砸下,直接拍中了独眼龙,把他嵌进了地面中。

“不用担心,你们得救了。”

贤狼起身,播洒神术安抚被绑票的女孩们。

“你中了我的魔药,怎么没事?”

妇人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这两个人是故意中计的,就是为了找到这里。

“知道鲜血光环吗?”

唐顿打了一个响指,一个血色的光环爆出,落在了独眼龙和三角眼的身上,这两个人立刻抽搐着,惨叫起来,顷刻间,出的冷汗就湿透了衣衫。

一帮恶棍不寒而栗,那可是教廷中最残酷的刑法,会煮沸人的血液,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饶命一命吧?”

妇人反应最快。

“你们做这些事情多久了?总部在哪里?”

夏萝询问。

“别欺瞒哦,听独眼龙的语气,你们可是有强劲后台的。”

看着妇人眼睛一转,唐顿就知道这女人要撒谎。

“阁下,我的后台你惹不起的,大家相安无事多好?”独眼龙开口,“我们愿意支付给这些女孩巨额的赔偿金。”

“那以前被贩卖的女孩们呢?她们的青春和自由又怎么算?”

唐顿质问。

“我们也不知道后台是谁,但是我知道上面的老板!”

妇人不想死,其他恶棍也开始争着告密。

“你说了会死的更惨。”

独眼龙一句话,把恶棍们的积极性打掉了。

“不说也没关系,我会拷问你们的灵魂!”

这些杂鱼,估计也不知道什么重要情报,唐顿留着没杀,不过是想有个罪证罢了。

灵魂汲取!

唐顿单手一挥,披着斗篷的黑暗死神出现,镰刀一划,便有黑色的灵魂从一个恶棍的口鼻中溢出。

“放心,不管你们的老板是谁,他今晚都死定了,不会有机会报复你们。”

唐顿这话说的霸气无比,让获救的女孩们看着他,脸上挂满了期待。

“是哈塞尔老爷!”

妇人承受不住这种精神折磨,开口爆料。

“不着急收拾那个哈塞尔,先通知治安官和这些女孩的家人吧,他们肯定急坏了。”

夏萝提议。

“我以前觉得用人类做实验体太不道德,可是看过这些家伙干的事情后,我觉得他们根本不配做人!”

看着那个被蹂躏的不成人形的女孩,唐顿咬牙切齿。

祭典前夜,加班的治安兵们本来就不想工作,何况报警的还是一只食尸鬼。

“我们主人是唐顿领主!”

食尸鬼报上了名号。

“我管你是什么顿呢,等等,你说谁?”

正在啃着鸡腿的治安兵差点没噎死。

“唐顿,德兰克福的唐顿!”

食尸鬼重复。

“快,回去报告。”治安兵丢掉鸡腿,戴上了帽子,哪怕对方是一只食尸鬼,他也陪上了笑脸,“走,快带我去,别让唐顿大老爷久等!”

大名鼎鼎的唐顿,这段时间可是伦敦名声最响的男人,治安兵正发愁找不到机会拍人家马屁呢。

“在这种大人物面前混个脸熟,顺便卖个人情,得到的赏赐,半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治安兵们做着美梦,加快了脚步。

“绑架?贩卖人口?”

听完唐顿的描述,治安队长欣喜如狂,最近伦敦的人口失踪案居高不下,长官都要被逼疯了,没想到自己居然破获了,可是在听到哈塞尔的名字后,僵住了,这家伙可是一位大伯爵!(未完待续。)

防城港白癜风医院排名
小孩子脾虚怎么调理
阳江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