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法国民调公司IPSOS统计营养

2021年01月16日 • 偏方秘方 • 阅读 0

据法国民调公司IPSOS统计营养

马克李维连续 12 年跻身《费加罗报》“全法十大最畅销作家”榜单,据法国民调公司 IP要遵循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SOS 统计,他是全球拥有最多读者的法国作家。 畅销书作家一直以来都是备受争议的对象。在粉丝心中,他们是会讲故事的魔术师;在评论家笔下,他们是思想空洞的“伪作家”。这就像一条横行在文坛的潜规则,在中国如此,在法国亦然,连续 12 年跻身《费加罗报》“全法十大最畅销作家”榜单的马克·李维(Marc Levy)就是这样一个生动的例子。 马克·李维,1961 年出生于巴黎郊区,18 岁进入红十字会,担任过急救员。成为作家前,他是个商人,经营着一家建筑师事务所。他最初的写作动力来自儿子 李维的儿子喜欢听故事,李维就自己编故事,因此还养成了随时记录的习惯。这些故事成了他最早的积累。李维完成第一本小说《假如这是真的》(Et si c tait vrai)时,都不想发表,根本没料到会畅销,而且单册销量竟然超过 500 万本,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在看了该书的两页书摘后,当即拍板买下了它的影视改编版权。之后,李维转型成为职业作家。 他的处女作《假如这是真的》单册销量竟然超过 500 万本,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在看了该书的两页书摘后,当即拍板买下影视改编版权。 迄今为止,5 岁的李维发表过 15 本小说,作品的全球销量达到 000 万册。据法国民调公司 IPSOS 统计,李维是全球拥有最多读者的法国作家。然而,这样一个备受追捧的流行作家却是法兰西主流文化圈的边缘人物,犀利的文艺评论家没有停止过对李维的攻击,指责他的作品是“沙滩文学”、“类小说”。面对批评,客居美国的李维很少回应,他一边马不停蹄地出书,一边满世界跑和粉丝见面。相信中国读者对李维也有所认识,《偷影子的人》(Le voleur d ombres)问世后,一度受到小 S 和吴佩慈等人的落泪推荐。不久前,他带着中公共利益不应包括旧城改造等。(杨华云)文版新书《比恐惧更强烈的感情》)(Un sentiment plus fort que la peur)来到上海书展。 采访李维那天,天空飘着豆大的雨点,到达他下榻的宾馆时,被告知李维想在露天小苑接受采访,我心里嘀咕是不是又碰到一个“作”家。就在这时,一身休闲装扮的李维出现了。他两鬓留了三天未刮括的胡须,双眼看起来有点朦胧,前额有些光滑,当然,他俊朗的五官完全可以秒杀他的不修边幅。李维倒很实在,一边嚼着饼干,一边就示意可以开始提问。 他从新作里“雪姑娘”的疑团开聊,谈到冰川融化,又跳到美国政府“腐朽”的气候政策。他批判小布什时,义愤填膺的样子完全是一副欧洲知识分子的姿态。他说,BP 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湾发生泄漏后,他就再也没有光顾过 BP 加油站。他对政治的热情令在场始料未及,而他对环保的一些思考则令人肃然起敬,当然还有他出口成章的诗化语言。 在场有一位问起李维是否会挖掘更深刻的主题,瞄准文学奖。李维听到“奖”一词,哈哈大笑。他摊开手说:“我很肯定这辈子和诺贝尔奖无缘,就我而言,读者的厚爱比文学奖更有意义,文学奖对我来说顶多是壁炉上的摆设。”我追问他是否需要读者的崇拜,李维对此表示否定:“我不是摇滚歌手,不需要被崇拜的感觉,我一直用一种谦卑的态度恭候我的读者。昨天的签售会上,当我知道有女读者专程坐了飞机来看我,我非常感动,一个人窝在千里之外的书房孤独写作时,是无法想到这样温暖的一刻。”回答完这个问题时,他不小心把半块饼干落在地上,于是俯身捡起,小心地搁在杯垫上,并张罗着为在场的续杯。之后,他又举起自己的水杯喝水,自嘲说是“水牛”,每天都要喝很多水,尤其写作的时候,完全靠喝水来解除疲劳。[NextPage] 李维是个有规律的作家,“出道”至今,几乎保持着每年一部新作的节奏。对于许多病毒的来源还很难进行评估。为了研究的深入他写作涉及的题材比较广泛,有情感的,有历史的,有悬疑的,而他的小说基本都不是“长篇大作”,篇幅很少超过 450 页(法语版)。每年,他在固定的时间段写作,其余的时间用来阅读、旅行。而他写作的时候总是闭门造但惩教服务厅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车,每天保持 个小时的高强度。李维喜欢晚上动笔,周遭都沉寂后,他带着想象力穿越黑暗,“来到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他说,作家是没有国籍的,他们都是想象力王国的成员。所以他会一直游走在不同风格中,而“这种自由完全是写作所赐”,“就像水手出航,我们不知道风把我们带去何方,而大海愿不愿意把我们揽入怀抱,我觉得能不能到达目的地并不重要,最有意思的是沿途的风景”。 在享受自由的同时,李维也很清楚自己的偏好,他喜欢写普通人,喜欢将普通人放在一个他们无法自如面对的环境中,观察人物在这种境况下发生的变化以及释放出来的人性力量。“我在脑海里塑造主角的时候,会倾注很多情感,和他们对话,直到他们变得栩栩如生。有时候,完成一部小说,我会很难和书中人物道别,那种感觉像是在火车站送别老友的惆怅。”李维有时候因为这种不舍,会把既定的小说名字都改掉。访谈中,李维还主动分享了自己的写作诀窍,他说写作是打疲劳战,所以他从来不会强迫自己一个接着一个章节去完成,他通常会留出几页空白,以便次日再加工。另外,李维写完小说后会复读,他会大刀阔斧删除一切和主线无关的人物和情节,使小说看起来错落有致。“现在娱乐项目多了,有读者愿意花 10 个小时来看我的书,我一定不能浪费他们的时间。”李维说。 比起喜欢陈述,李维更喜欢描写画面。“小说是在读者的脑子里拍电影,要激活读者的想象力,如果我想表达苏芮(李维作品《比恐惧更强烈的感情》的女主人公)生气,我不会直接写 苏芮生气了 ,而会通过描写一些特征,来让读者了解苏芮生气了,当然我觉得最佳的境界是能让读者感同身受苏芮的怒气。” 谈到成功的秘诀,李维用一句“我觉得我很幸运”概括了,谈起巴黎文坛对他的猛烈批评时,这位“纽约客”幽默地回答:“我想批评我的那些人内心是渴望成为畅销书作家的。”李维说,自己最崇拜的的作家是罗曼·加里(Romain Gary,唯一获得过两次龚古尔文获奖的作家)。问他预备什么时候搁笔时,他用抑扬顿挫的口吻说:“我希望写到只剩最后一口气。” (:王谦)

大同看白癜风去哪里
七台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小孩脾虚便秘怎么调理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